当前位置: 主页 > 太阳能 > 光伏补贴消亡简史I:成人礼、剧痛与蜕变

光伏补贴消亡简史I:成人礼、剧痛与蜕变

发布时间:2020-05-12 09:25内容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光伏补贴消亡简史I:成人礼、剧痛与蜕变

  这绝对是中国光伏史上一个里程碑事件:无补贴时代触手可及,明年即将到来。

  至此,伴随中国光伏产业发展20余年的补贴政策或彻底消失,行业进入完全依靠自主发展的新时期。

  20年前,留澳学者施正荣带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几页商业计划书,坐上了从澳大利亚飞往中国的航班。江苏省无锡市政府已准备好优厚政策热切等待他的到来。同年,施正荣创立了尚德太阳能电力。

  而在中国北方,一位比施正荣大七岁的复员军人苗连生早两年便开始招兵买马。他在刚接到科技部 “黄牌警告”的河北省保定市高新区创立了英利新能源,这个高新区日后成为“中国电谷”。

  陆陆续续,一波波嗅觉敏锐的光伏人在微光中背上行囊出发。光伏,作为一个阳光产业进入大众视野。

  这是一个受补贴政策影响极大的行业。从带来“眼镜蛇效应”并饱受诟病的金太阳工程,到改弦度电补贴,及至今日补贴政策日渐式微,曾经在世界光伏版图中籍籍无名的中国,也在这个过程中迅速跻身全球装机量第一名。

  光伏,与高铁一起,成为中国的“国际名片”。

  企业的发展脉搏,随着政策的更迭跳动。当补贴潮水渐渐消退,大批企业随之消失。数据显示,中国已注销光伏企业多达3000余家,企业平均寿命仅仅只有两年半。

  与此同时,存活下来的光伏企业,其“逐日之旅”的沿途风景愈发壮丽。

  自2000年中国政府提出 “走出去”战略以来,还从来没有哪个产业如光伏一般,能够在国际市场纵横捭阖,并迅速占据全球7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一部光伏补贴消亡史,也是一部中国光伏企业沉浮史。补贴消亡在即,企业实力真正凸显。充分竞争的市场大潮中,看强者搏击。

  (一)

  2018年,是中国光伏发展史上绕不开的一年。

  和往年一样,隆基股份创始人李振国在5月底抵达上海。这一年的SNEC展会上,各种新技术、黑科技炫目呈现,“平价上网”成为热门话题。整个行业情绪积极乐观,一派光伏盛世。

  “我国光伏行业得以快速发展,是因为光伏发电行业成本的不断下降。我相信,在未来的20-30年内,清洁能源将实现全球化普及。”开幕论坛上,李振国发言称。

  李振国有理由乐观,他算了一笔账:在过去十几年中,光伏发电系统造价从每瓦10美元已降至彼时的1美元,只有原来的1/10。十年前每瓦售价100元的单晶硅片,彼时已降至58美分,不到十年前的5%。

  这是一个令人瞩目的突破,前赴后继的光伏人功不可没。

  这个5月,李振国的身份还发生了一个变化:阔别校园多年的他,成为清华企业班学员。他试图从更高维度思考终极能源解决方案。抵达上海前,他刚刚随班从剑桥大学学习归来。

  然而,上海会议结束第二天,一枚利刃从高空飞速下落。

  5月3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通知,新投运的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每千瓦时统一降低0.05元。

  “噩耗”还包括,除5月31日前并网的电站,当年内不再新增有补贴的普通光伏电站指标,有补贴的分布式光伏指标也从过去的没有限制,收紧为全年仅有10GW。

  这意味着,当年新建电站,甚至在建但未及并网的电站失去补贴。

  没人能徒手接住飞速下落的利刃,整个光伏行业无法安坐。

  该政策被称为 “5·31新政”,成为“史上最严厉光伏政策”。这剂行业发展的“退烧针”,迫使光伏人在儿童节到来前一天,含泪参加自己的“成人礼”。

  创业者们用了两天时间做出反应。

  6月3日,11名光伏大佬致信新华社,发表“关于企业家对三部委出台531光伏新政的紧急诉求”的联名信,掷地有声地抛出三大问题:

  许多项目是按国家能源局以前发布的文件要求在建设,突然之间没有补贴,项目是否还要继续干?损失由谁承担?

  新增装机没有普通地面电站指标,可是企业已按规划在做扩产计划,国内市场需求陡然下降,影响很大。怎么办?

  工商业主及民众已经开始接受户用光伏这个新生事物,这也是今后光伏应用的一个重要方向。新政后没有并网项目、没有补贴,全国10多万家庭何去何从?

  “强烈建议给予已经合法批准开建的项目一定的缓冲期。大家完全理解行业发展存在的问题与压力,愿意与国家相关部门共同承担,但只是希望变革不要太激烈,怕行业承受不了,一下陷入困境,这样对行业会是一个很大打击。”信中称。

  联名信言辞恳切,也不失锋芒:“希望有关部委……不要矫枉过正、朝令夕改,真正保护光伏行业健康发展。”

  (二)

  但“新政”依旧如期施行。

  断奶的剧痛穿透整个行业。新政出台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光伏上市公司哀鸿遍野。

  通威股份(600438)、阳光电源(300274)、林洋能源(601222)、中环股份(002129)等公司股票直接跌停。李振国的隆基股份(601012)也未能幸免。

  6月6日,第4个交易日,悲观情绪笼罩中的隆基股份股价继续下跌。当晚,隆基股份宣布控股股东李振国于当日增持部分股份。“自7日起三个月内,李振国先生仍将继续增持公司股份,数量不少于100万股。”

  10月底,上市第七年并不断刷新业绩的隆基股份公布了三季报,当期净利润16.9亿元,同比下降24.53%。

  放眼行业,新政的威慑力集中体现。营收下滑的15家光伏企业较前一年同期下降7.35%-98.29%;净利润下滑的19家企业较前一年同期下滑26.44%至1968.27%。

  有意思的是,绝大多数企业都将“531新政”列在净利润发生重大变动的警示及原因说明中。

  “销售量减少,收入减少”、“组件价格大幅下跌”等字样在企业三季报中屡见不鲜。“出售资产”也被直白地写入报表,很多公司主动出售电站等资产变现求生。

  被打乱阵脚的还有另外一批人。他们正积极乐观地从美股退市,紧锣密鼓推进私有化和国内上市步伐。

  7月17日,晶澳太阳能正式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并成为私有公司;8月3日,韩华新能源宣布重组并主动从纳斯达克退市。

  此前一年,天合光能已从纳斯达克退市,并完成私有化。

  2018年回国的旅人中,还有因市值严重缩水而被纽交所摘牌的英利,苗连生曾带领这家公司冲至全球第一大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

  “5·31新政”给蓄力冲击国内资本市场的光伏玩家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由于国内需求不振,海外市场也变得更为重要。

  实际上,新政出台折射了政策意图,及其背后的尴尬现状。

  近年来,补贴政策使装机量增长迅速。

  “5·31新政”前三年,2016年新增装机容量34.54GW,2017年进一步扩大,新增装机容量53.06GW,累计装机容量130.25GW。2018年1-4月,已实现新增装机规模8.75GW。

  在国际市场上搅弄风云的同时,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光伏发电却未能全部进入千家万户。伴随疯狂投资带来的产能过剩,某些地区“弃风弃光”日渐严重。

  整个2016年,西部地区平均弃光率达到20%,每5度光伏发电就有一度被浪费。

  “5·31新政”通过加速补贴退坡,扼住了行业快速扩张的喉咙。依赖补贴大手扶持发展的好日子成为过去。

  新政带来行业拐点:集中度加速提高,产业兼并重组大幕拉开。龙头企业趁机加码,并获取更多市场份额;更多的小企业减产、卖身甚至倒闭。

  阵痛中,企业转向降低成本,苦练内功开展技术革新,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得以提升。

  是年年底,龙头企业展现了强劲的政策消化能力。

  隆基股份的营收首次跨入200亿元大关。而李振国也更多地出现在国际舞台上,从一个西安的创业者,化身为新能源国际布道者。

  唯有经历过阵痛,方能迎来蜕变。(文/ 疏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