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智能电网 > 2020年储能市场的九大猜想

2020年储能市场的九大猜想

发布时间:2020-03-10 07:41内容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2020年储能市场的九大猜想

  回顾2019年储能产业的风雨征程,谁也未曾预料储能市场在开年火热开局之后迅速陷入低谷。如果不是2018年的产业数据过于耀眼,或许2019年产业的寂寥也不会如此令人失意。总体来看,产业虽有波折,趋势并未变坏。

  “每一次深蹲,都是为跳的更远”,在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驱动下,能源电力市场正在升级转型,也为储能产业孕育新的变革、新的机遇和新的成长点。通过对2019年行业市场的分析、对现阶段市场的判断以及对过去数年储能企业战略的“顺藤摸瓜”,可以看到2020年乃至更长远的未来行业渴望爆发的那些热点。

  一、等政策风来

  自2017年五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储能产业与技术发展的指导意见》以来,不少民营企业、社会资本积极投身储能领域。但这份指导意见只是明确了储能的“重要性”,后续没有配套出台可操作的“实用性”政策,以至于让不少企业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发改委开始走向前台来推动储能产业政策的制定。另据能见报道,国家正在考虑出台政策扶植储能产业,拉大电价峰谷价差。有消息称,该政策会于3月底出台。

  众所周知,储能未来的发展增速取决于清洁能源的发展趋势,市场机制在于电改的推进,但电改非易事,电力市场的建设也并非一蹴而就的。在电网从业者看来,中国新一轮电改的进程和速度,已经够快了,这与储能行业当下的感知形成强烈的反差。

  在电力市场未真正建立前,这个过渡期到底有多长?过渡期的储能产业该怎么办?这期间不仅需要技术的创新,同样也需要政策机制的创新。政府和产业链上下游需要用新的愿景来凝聚各界共识,为产业打开新的天地。

  储能作为我国加快推进能源结构调整的希望产业,但从诞生的那天起,就面临着天然跛脚的商业机制。在当下,既要推进电力改革,也要让包括储能等相关产业完成平稳过渡。政策历来是把双刃剑,过犹而不及。储能在电力行业的价值应用有20余种,如何为不同的场景设置合理的价格机制?能否走出“一放就乱,一管就死”的怪圈?考验决策层的智慧。

  二、电网侧储能能否重启

  2月18日,在国网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毛伟明的见证下,投资近80亿元的山西垣曲抽水蓄能电站正式开工,此举正式打破了国网公司《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电网投资的通知》(国家电网办【2019】826号文),不再安排抽水蓄能新建开工项目的计划,进一步释放电网投资的乐观信号。

  与此同时,山东、河南、山西、福建等地方政府均将抽水蓄能列入2020年度省级重点项目,抽水蓄能有望迎来新生。作为同命相连一同被打入冷宫的电化学储能能否解禁,正成为行业上下关注的焦点。

  国网新任董事长上任一月有余。从《全力恢复建设助推企业复工复产的举措》到《2020年改革攻坚重点工作安排》【国家电网体改(2020) 8号】等文件的出台,可以看出国网的定位和策略正在发生变化,重启特高压和抽水蓄能的意愿显露无疑。

  乐观派认为,根据浙江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局最新印发的《2020年浙江省能源领域体制改革工作要点》通知,明确2020年前适时启动电网侧、电源侧、用户侧储能示范试点,国网其它省份也可能会跟进重启电网侧储能。

  不过,“储能100人”从国网一位中层领导处获悉,由于受疫情影响,新任领导尚未到各省公司进行调研,国网关于电化学储能的政策还有待明确。抽水蓄能可能会引进外部投资,但电化学储能进入不了输配电价,投资很难疏导出去。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国网对特高压的重启,如果实现全国联网,用电化学储能进行调峰调频,效果不一定是最优的,发展抽水蓄能可能是电网更好的选择。

  这个春天,抽水蓄能收到了最温暖的的礼物。在“新基建”启动的背景下,电化学储能能否从中分一杯羹呢?

  三、降本增效还有哪些空间?

  降本增效已成全行业的诉求,但高效率、高品质的储能产品,是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根基。如同光伏产业的发展逻辑,储能的核心问题是度电成本,同时也存在摩尔效应,规模越大,成本越低。第一符合趋势,第二要形成行业规模。

  按照中科院电工研究所储能技术研究组组长陈永翀的预计,当前目标是开发非调峰功能(调频或紧急支撑)的储能电池技术和市场;短期(以5年计)目标要让储能成本低于峰谷电价差的度电成本;中期(以10年计)目标要低于火电调峰(和调度)的成本;长期(以20年计)目标要低于同时期风光发电的度电成本。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增效”比“降本”更重要。锂补偿规模量产等技术的突破,铁锂电池的能量密度比2016年提升了40%。动力电池双雄宁德时代和比亚迪对技术话语权的争正在夺战升级,其中以“CTP方案”和“刀片电池技术”最具代表性。光大证券预测,通过对电池包结构的精简,铁锂电池包的成本有望率先达到0.5元/Wh的水平。

  除此之外,要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的目标,系统集成水平也是其中的重要一环。从海外市场的经验来看,熟稔电力电子又深度了解电池的集成商会加速储能与电力的深度融合。随着储能走向规模化发展,整体系统集成水平的提高愈发迫切。

  最近十年,主流储能技术成本每年降低10~20%,预计2020年将延续这一趋势。在商业化“前夜”,在十四五的过渡年,2020年,储能是否还会出现惨烈的价格战,从电池到PCS等环节到底会有多大的降幅?

  四、动力电池行业格局如何影响储能

  2018年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开始调整、分化,部分企业被洗牌出局或转战储能市场,动力电池行业的激烈竞争也带动了储能成本的节节走低。

  过剩的动力电池能真的适合储能吗?在宁德时代副董事长黄世霖看来,储能电池比动力电池要求高得多,现在1500至2000个循环就足以满足乘用车对动力电池的要求,但储能电池的要求是至少8000个循环。动力电池产能过剩的情况会延续到2023年,但这些落后的产能会逐渐被淘汰。

  这也意味着不少电池企业可能无法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售后服务,如果几年后储能项目出现问题,很多电池厂都已经倒闭了,这些储能项目的运营和维护成本将会远远超过投资者的预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